首页 »

遭遇汽车炸弹袭击依旧指挥若定,国防大学政治学院的这名教员有“真功夫”

2019/9/11 22:45:27

遭遇汽车炸弹袭击依旧指挥若定,国防大学政治学院的这名教员有“真功夫”

“2016年6月1日凌晨,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营地的维和部队遭遇袭击,造成重大伤亡,其中中国维和人员1人牺牲,4人受伤。”短短60余字的新华快讯,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彼时担任联合国马里综合稳定团东战区训练处长的丁盛被炸弹冲击波震倒后,不顾个人安危,第一时间冲向了指挥岗位。

 

丁盛是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员,他常说:“名师必晓于实战,军校教学的核心是为战、教战、练战、研战,军校教员的第一身份理所应当是战斗员。”十多年时间,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当代军校教员对“能打仗、打胜仗”的事业追求。

 

两次参加维和任务

 

马里被联合国称之为最危险的维和行动,伤亡率居于各任务区之首。在马里,丁盛亲身经历了汽车炸弹、人体炸弹、火箭弹等针对维和部队营区的袭击。在遭遇袭击的那个夜晚,丁盛和战友们指挥若定,快速、准确、有效处置了“5.31”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事件。这也被列为联马团成功处置暴恐袭击的案例。而在训练处处长岗位上,丁盛要负责督导、协调联马团东战区14只不同任务类型部队、四千多名来自不同国家官兵的训练工作。期间,丁盛筹划组织了“撒哈拉之刃”等三次多国部队联合军事演习,受到联合国马里综合稳定团的高度评价。

 

丁盛和战友们在西撒哈拉处理未爆弹

 

在危险的国际维和任务区穿行,对于丁盛来说已不是第一次。2013年6月,凭着多年历练而成的过硬军事素质,经过层层选拔考核,丁盛受国防部委派赴非洲履职联合国西撒哈拉全民投票特派团军事观察员。

 

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军事缓冲区周边进行巡视,核查停火线两侧上百个驻军单位的人员、装备变更情况,随时掌握当地军事部署变动、外来人员动向以及水井水位变化等重要情况。此外,还要对巡逻过程中发现的地雷及未爆炸物进行标注,监督排爆部队予以清除。从工作内容便可以看出,军事观察员每天要穿行于雷区密布的无人区,还经常遭遇走私、偷渡等不法组织,“周围自然条件恶劣,巡逻中只能沿旧的车辙按GPS标定的坐标行进,对观察员的驾驶技能、通讯导航、野外逃生、医疗急救等战术素养都有严格要求。”

 

马里维和期间,丁盛在检查孟加拉步兵营训练情况

 

一年中,丁盛顺利通过任务区各项能力测试,提前一周以全优成绩通过了巡逻队长认证考试,获得了队友的高度认可。在逐步适应军事观察员的工作、生活过程中,他经历了营房官、人事官、作战官、训练官、副队长等多个岗位的锻炼,实现了从一名军校教员向专业、高效的维和军人的转变。在工作中他累计完成了200多次地面、空中侦察任务,巡逻里程逾3万多公里;由于业务素质过硬,他先后为巴西、意大利、俄罗斯、洪都拉斯、加纳等7名不同国家的新任观察员担任导师,帮助他们学习掌握观察员业务,赢得了外国军官的尊重。

 

让课堂成为走向战场的“出发地”

 

2001年,受上级指派丁盛开始参加政治工作信息系统研发,从一名计算机情报处理方向研究生迈入军队政治工作领域。此后10年间,他领衔或参与的课题项目屡次受到表彰。2011年,博士刚毕业,丁盛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边防部队基层一线去加钢淬火。在云南老山边防二团驻守巡边期间,还带队参加了“马关11.24”爆炸案的抢险救援工作。

 

很多人不解,“你是一名政治教员,为什么要到条件艰苦的边境,还要去国外的战乱之地呢?”在丁盛看来,答案很简单,只要是一名军人,就应该为走上战场做好准备。“从教以来,我始终坚持教学不能脱离实战,政治工作也要围绕战时展开。”作为战时政治工作教员,丁盛的讲台不止在课堂里,更多时候是在演训场上。这些年来,从保障全军重大演习任务到军队院校“确山-2012”、“铁骑-2015”、“军魂”、“血性”系列演练,从军委机关的指挥所到部队院校的训练场上到处留下了他的足迹。

 

“战争年代,猛将多发于卒伍;和平时期,教员作为‘播火者’,只有通晓战争,才能传战争之道,授战胜之技,解打赢之惑。”

 

文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